Unz评论•另类媒体选择$
美国主流媒体大都排除了有趣,重要和有争议的观点
 博客浏览菲利普·吉拉迪(Philip Giraldi)档案
关于反恐战争的一些观点
无论如何,这都是失败的
通过电子邮件将此页面发送给其他人

 记住我的信息



=>

书签 全部切换总目录添加到图书馆从图书馆中删除 • B
显示评论下一个新评论下一个新回复了解更多
回复同意/不同意/等等 更多... This Commenter This Thread Hide Thread Display All Comments
同意不同意谢谢LOL轮唱
这些按钮可将您的公开协议,异议,感谢,LOL或巨魔与所选注释一起注册。 仅对最近使用“记住我的信息”复选框保存姓名和电子邮件的频繁评论者可用,并且在任何八个小时的时间内也只能使用三次。
忽略评论者 关注评论者
搜寻文字 区分大小写  确切的词  包括评论
列表 书签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at least up until this point, might well be described as the age of the terrorist. Even though most Americans and Europeans rank terrorism as low among their concerns, the repercussions when a terrorist attack does take place are greatly magnified by the sheer horror associated with the mass killing of innocent people going about their daily lives.

There are a couple of annual reports that look at terrorism as a global phenomenon. The best known is the U.S. State Department’s 年度国家恐怖主义报告 that comes out in the Summer and covers the previous year. It is mandated by Congress and is largely based on Embassy and intelligence community sources.

The Country Reports purports to be an objective review of the year’s terrorist incidents as well as an overview of some of the players to include a discussion of “violent extremism” issues region by region and country by country. It is a valuable resource which provides considerable information on the various militant groups and the crimes attributed to them as well as their involvement globally. But it is nevertheless a government document.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definitely has had a point of view on what constitutes terrorism and how to deal with it based on how the White House would like to frame things from a political perspective. The section on Afghanistan, for example, implicitly makes a case for a more robust American role in the conflict engulfing that country.

I often find that how something is described or even ignored just as important as what is revealed. There is, for example, a section of the report identifying State Sponsors of Terrorism, a status that brings with it various sanctions. It would be difficult to find a section that is by definition more hypocritical as many would certainly consider Washington the leading practitioner of state sponsored terror with its claimed authority to go after militant targets anywhere at any time. The 2015 report names only Iran, Syria and Sudan as state sponsors even though Damascus and Tehran are more often than not on Washington’s side, heavily engaged in fighting ISIS, which the U.S. government in its own reporting clearly identifies as international enemy #1. Regarding Sudan, the report states that it is no longer in the supporting radicalism business while earlier annual reports actually commended it for helping international efforts against terrorists yet it remains on the list, apparently because several individuals close to the White House do not like its government very much and have written scholarly articles attacking its president.

The numbers in the Country Reports tell us something about the impact of terrorism. Deaths attributed to people who might be regarded as terrorists is certainly a huge global problem with the State Department report recording nearly 12,000 terrorist attacks producing 28,000 deaths worldwide in 2015. But the mayhem is very much concentrated in countries that are gripped by what might reasonably be termed civil war, to include Syria, Iraq, and Somalia. Several other countries with high levels of “terror” deaths, to include Nigeria and Pakistan, are engaged in bloody regional conflicts over economic issues fueled by anti-central government sentiment, not exactly civil war but something close to it.

American victims are a lot harder to find. The State Department report, which is only about acts of terrorism overseas, identifies 19 American citizens as victims of terror for the year 2015. Eight of the deaths were in Afghanistan, one in Syria and one in Somalia, all of which can be regarded as war zones. Three were in Jerusalem and on the Israeli occupied West Bank, a region also suffering from endemic violence, killing two American visitors plus a settler who held dual Israeli-U.S. citizenship.

Twenty-two more Americans were injured in terrorist incidents worldwide in 2015 and there were no reported kidnappings during the year. Though I in no way wish to minimize the killing of anyone in a criminal act, which terrorism is, the death and injury toll hardly constitutes a major international threat and I am sure that many more Americans are killed every year “overseas” in traffic accidents while vacationing. The report clearly suggests that international terrorism is an enemy that is largely ineffective at least in terms of being able to do direct damage to the United States, its citizens or its other interests.

A second terrorism report is prepared by the highly reputable 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 which is based in Australia. It’s 全球恐怖主义指数, currently in its fourth edition, has just come out and it differs from the State Department report in that while it covers 2015 in some detail it is also progressive, meaning that it incorporates new information on terrorist activity into observations derived from reporting that covers 16 years, since 2000. Its overview information itself derives from a large terrorism data base, consisting currently of records relating to 150,000 incidents, maintained at 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As a result, the Global Terrorism Index (GTI) is sometimes more useful than the State Department if one is seeking to identify long term trends.

One might conclude that what we call terrorism is quite simply warfare by other means and it might not even be useful to try to define it in a distinctive fashion. The GTI report basically confirms the State Department Country Reports on numbers and places where terrorist attacks take place, adding that more than 93% of all reported incidents occur in countries that are already internally extremely repressive or unstable while more than 90% take place in countries engaged in external violent conflicts. Fewer than .5% of terror attacks are in countries that have neither internal or external issues. The most afflicted countries are Nigeria, Afghanistan, Pakistan, Iraq and Syria. Three out of the five have experienced direct U.S. military interventions while Pakistan has been under intense pressure from Washington to “do something.” In other words, terrorism deaths occur most often in places where a state of acute internal repression or even civil or external war exist and the role of the U.S. military as an accelerant for instability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given.

And then there is the global U.S. led war on terror, which costs upwards of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a year and has not actually eliminated any terrorist group while serving as a recruiting poster for assorted radical wannabes. It has also killed, by a very conservative estimate, 1.3万人. Relying on overwhelming conventional military force and air power, the U.S. can always prevail either on the battlefield or against a radical group that seeks to hold on to territory that it is occupying, but unless Washington is prepared to remain indefinitely it cannot change the dynamic in a country or region that is unstable. Indeed, armed intervention itself followed by staying in place to nation build might actually be counterproductive if one looks at the examples of Afghanistan and Iraq as a U.S. presence frequently inhibits a possible political settlement. When the foreign security presence departs, sooner or later a dissident group will inevitably appear to fill the void. Based on the State Department and GTI reports one has to question a counter-terrorism strategy that has cost cumulatively trillions of dollars to combat an enemy that only rarely can project its power and that normally is only dangerous in the short term and in the immediate area in which it operates.

I have been reading various reports on terrorism for many years now and my firm impression is that the international terrorist threat, as poorly defined as it is, has actually been receding as more and more governments actively seek to eliminate militants in their midst even as fewer states are willing and able to provide them with either assistance or a safe haven. ISIS, the du jour terrorist threat, sought to establish a new territorial state, a Caliphate, but is currently facing complete defeat in Libya, Syria and Iraq. Terrorism is a “dying” industry in every sense of the word and while the U.S. government should take every reasonable step to protect American citizens the key word must be “reasonable.” A global anti-terror Crusade led by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a reasonable response, nor is it necessary as terrorist groups always eventually fade away due to their own internal contradictions and the intense hostility of the host country and neighbors. It is time to declare the war on terror finished, move on, and bring the troops home.

 
隐藏143条评论发表评论
忽略评论者...跟随Endorsed Only
修剪评论?
    []
  1. Isn’t that remarkable–in October Ash Carter predicted Russia would soon suffer terrorist reprisals for bombing in Syria!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oct/08/russia-pay-price-syrian-airstrikes-ashton-carter-us-defence-secretary

    With the killing of the Russian ambassador that makes Señor Carter look like–ah-ah-ah–a prophet?–is that the right word, you think?

  2.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Okay, I agree. I suspect everyone will agree, except for a few screaming, irascible Israel-firsters.

    I predict a low comment count. Hmmm….87.

    • 回复: @Jim Christian
  3. John Smith 说:

    I find it interesting that the author neglected to mention Europe as that section of the world has actually experienced an upsurge in terrorism over the past two years.

    • 回复: @dearieme
  4. Dumbo 说:

    “but is currently facing complete defeat in Libya, Syria and Iraq.”

    由俄罗斯人。 美国人曾经/正在支持恐怖分子。

    “A global anti-terror Crusade led by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美国没有反恐十字军东征。 美国正在尽可能地积极支持伊斯兰恐怖主义和穆斯林移民(科索沃、伊拉克、利比亚、沙特阿拉伯、西欧等)。 分而治之。

    • 同意: Che Guava, RadicalCenter
    • 回复: @ThereisaGod
  5. neutral 说:

    有谁知道那个赤裸裸的持剑女子代表什么?

  6. …nor is it necessary as terrorist groups always eventually fade away due to their own internal contradictions and the intense hostility of the host country and neighbors.

    I keep hoping that’s what’ll happen to the neocons and the violent Zionistas.

  7. KenH 说:

    America supports the terrorist group MEK against Iran and have for more than two decades. This fact is always missing from mainstream narratives when speaking of the eternally wicked and terrorist supporting Iranians. Also, when the U.S. supports terror groups they magically become “freedom fighters” but when they stop furthering our interests they become terrorists once again.

    • 回复: @Che Guava
  8. I gag and cringe every time I hear some doofus ‘Merkin yapping about fighting terrorism because this has been the land of terrorism from the beginning, (even before there was a USA), and George Washington himself was a terrorist. Unconditional surrender has been a consistent policy of the war dogs as well. Georgie boy, the traitor (he was a 英国人 官)被易洛魁人称为 Conotocarious 或 Village Destroyer。

    乔治华盛顿于 31 年 1779 月 XNUMX 日在总部发给约翰沙利文将军的命令

    但是,在他们的定居点被彻底摧毁之前,你绝不会听到任何和平的提议。 我们未来的安全将在于他们无法伤害我们,并且 恐怖 他们受到的严厉惩罚会激励他们。

    https://almostchosenpeople.wordpress.com/2010/09/17/washingtons-instructions-to-sullivan/

    • 回复: @RadicalCenter
    , @Anonymous
  9. radu 说:
    @neutral

    Kinda goes with the whole tenor of the article. More fake stories “enhanced” by fake gratuitous naked women.

    Message: dontcha worry your pretty head over brutalist islam!

    • 回复: @woodNfish
  10.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he author, being an intelligence officer, should know that ISIS is a terrorist group only to the Syrian nation. It is armed, supported, and directed by the US and its allies including Israel to topple the Assad government. All this talk about the US bombing ISIS over the past four years is nonsense. All pronouncements by US agencies about the spread of terrorism are self serving propaganda ploys designed to protect American interventionism.

  11. @Anonymous

    Israel loves and depends on the chaos. It all works for them.

    • 回复: @Anonymous
  12.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Jim Christian

    Israel loves and depends on the chaos. It all works for them.

    Oh, doesn’t it just?

  13.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neutral

    有谁知道那个赤裸裸的持剑女子代表什么?

    安·库尔特。

  14. ISIS, the du jour terrorist threat, sought to establish a new territorial state, a Caliphate, but is currently facing complete defeat in Libya, Syria and Iraq. Terrorism is a “dying” industry in every sense of the word…..

    If “terrorism” is dying it’s because Imperial Washington (preeminent state sponsor of terrorism) is itself in steep decline.

  15. Che Guava 说:
    @KenH

    哈哈。

    Do any of them ever further your interests?

    Have any ever done so?

    For sure, elements of the US state are ever-ready to support them, but it only seems to have worked once, in a limited way, to evict the Sandinistas from government, and at great cost to the people there.

    The other that is claimed at times was the US-Paki-Saudi campaign to rip a relatively cilivised Afghanistan to shreds.

    How’s that working out? Success story?

    The traitors in the USSR would have destroyed the state with or without the attempted defense of Afghanistan, so the argument that it was the cause of the fall does not hold up.

    There is a great article on the Saker’s site now, about the depredations under Yeltsin, with a focus on Chubais.

    It is a good article, extensive, recommended to other Unzers, I had read most points before, but it is a great summary.

    I would be more interested to see a detailed history of the betrayals, US and Israeli interference, and so on, from the death of Andropov until Yeltsin’s successful coup.

    Would guess that you know a little about it Mr. Giraldi, but if you do, can’t say anything, I understand honour and keeping one’s word.

    I asked the Saker, but no reply.

    Guess that a good account of it is yet to be written, even in Russian.

    As for the US achieving any interests by supporting terrorists, apart from fucking up the mid-East on behalf of its (the USA’s) Zionist colonial masters, I would like to see the name of one post-Nicaragua (not that I agree with the action there, but can understand the motivation and objectives, and it wasn’t total failure on those terms) situation where US support for terrorism has done any good to the US or anywhere else (except to Israeli terrorists on the West Bank).

    • 回复: @MarkinLA
  16. MarkinLA 说:
    @Che Guava

    For sure, elements of the US state are ever-ready to support them, but it only seems to have worked once, in a limited way, to evict the Sandinistas from government, and at great cost to the people there.

    At great cost to the people here. Reagan’s refugees became our current chain migration from central America as well as MS-13 and the 18th Street Gang.

    • 回复: @Che Guava
  17. REDPILLED 说:

    This always bogus “war” has been a total success as the eternal profit-making scam for the war-profiteering corporations and their political servants dependent on corporate assistance/welfare from the war profiteers.

    Spreading subcontractors for the war-profiteering Imperial War Machine throughout the U.S. and in other nations such as the U.K. has made it nearly impossible to counter this violent, bloody industry of war, assassination, famine (see Yemen) and destruction. The violent sociopaths have been in control long before Denier-in-Chief Trump.

    • 同意: jacques sheete
    • 回复: @Philip Giraldi
  18. Che Guava 说:
    @MarkinLA

    谢谢马克。

    I am not a US person, but I will be looking into those words.Would guess it is an example of blowback?

    谢谢。

    If no contact before,

    Merry Christmas to you.

    For me tonight, (-.-)Zzz・・・・

  19. @REDPILLED

    FYI my article was discussed in some detail on today’s Ron Paul Liberty report, which added some additional material and considered the lying and hypocrisy of the US government on the terrorism issue

    • 回复: @Quartermaster
  20. @jacques sheete

    And most tribes would have done WHAT to our settlers if we hadn’t had superior force and willingness to use it? Please.

    I’ve spent time in Indian country, spoken with tribal members and leaders, and know the history of some western tribes. Typically they were busily raiding, scalping, and killing each other before we arrived and when we weren’t directly present.

    哦,可怜的高贵印度人。

    If Anglo / European settlers had lost, there wouldn’t be any “reservations” and “welfare” and “affirmative action” jobs / university spots for white people. The men would have been mostly killed, the women raped, and some women and children “absorbed” involuntarily into the tribe.

  21. 恐怖主义事件往往只是抵抗的针尖。 他们制造紧张局势并成为头条新闻。 这非常方便。

    恐怖主义不会威胁到齐奥-华盛顿或世界新秩序。 整个恐怖主义模因的运作方式让人想起操纵媒体如何应对在某些小巷中看到纳粹标志。

    Incredibly, these puny acts of rebellion empower the Zionist establishment. It’s fodder for their narrative. Tyrants benefit by phantom threats committed by sub-human boogeymen. But this is theater. Jewish theater.

    谁/什么是我们这一代最大数量的大规模政治屠杀的幕后推手? 它不是伊斯兰国。

    西方世界何时会认真对待盎格鲁-犹太复国主义侵略的人数?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那些负责任的人会被追究责任吗?

    这些问题很少被提出。

    In no small way, Israel manages today’s Evil Empire. It’s campaign is diversified, multi-faceted, and decentralized. It is incredibly cohesive, orderly and effective. The Zionist project is unique. Zionism is pan-national. It wears many masks. And it is extremely militant. Zionist influence is without peer.

    它的主要部门以各种化名、假旗、武器化的政府部门、主流媒体、慈善机构、游说团体、宗教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在华盛顿、伦敦、布鲁塞尔、好莱坞、纽约/华尔街、巴黎等地运作。 几乎所有占主导地位的西方通讯都在其监管之下。

    The Zionist cult remains a major enabler and stimulant of chaos, murder and mayhem in Iraq, Libya, Palestine and Syria. But its ubiquitous tentacles go far beyond those blistering hot spots. Washington is its chief proxy and terrorism it’s most conspicuous by-product. The cancer of pan-Zionism will spread as Israel’s political mission of conquest and subjugation rolls forward. Global restrictions on speech and communication are rapidly being enumerated in order to eliminate resistance to this supremacist political juggernaut.

    • 同意: Rurik
    • 回复: @Jake P.
  22. woodNfish 说:
    @radu

    I’m fine with the gratuitous naked women.

  23. woodNfish 说:
    @RadicalCenter

    The Piquot tribe was a constant threat to the original colonists, raiding and killing settlers and even eating them and wearing their skins. The colonists put together a militia and set out to exterminate the entire tribe and supposedly did so, but today the exterminated Piquot’s own the Foxwoods Casino. For a while if you had any Piquot blood you have basically won the lottery, but bad business practices have changed that. Even so, it is a total scam that these phony Indians even have a tribe.

    The lie of the “Noble Savage” has always been a lie and nothing more.

    • 回复: @jacques sheete
    , @joe webb
  24. @Anonymous

    If it is her, compliments to her plastic surgeon.
    But I thought she looked more like Liberty ( from Delacroix’s ” 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 ” ). Any suggestions as to why she’s nude though.

    • 回复: @Anonymous
  25. @Philip Giraldi

    Many of us old Cold Warriors noted that a “War on Terror” could never be won and so would perpetuate the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beyond any hope of ending it. How would you know if you won such a “war?”

  26. Anon • 免责声明 说:

    Some people only blame Muslims for the terror.

    Some people only blame the West for not being welcoming enough, thus alienating Muslims.

    Some people only blame the West for invading the Muslim world and creating all the havoc that radicalized Muslims.

    But sensible people blame both the Invade and the Invite. They see how the two are intricately linked. The West invades and destroys Muslim world and then it invites tons of angry Muslims to settle in the West.

    Btw, it is a canard that Muslims in the West turn to radicalism because of white ‘racism’ or ‘xenophobia’. Their main reason for turning to Islamic radicalism is the disgust they feel toward feminism, philosemitism, homomania, libtard decadence, and cultural degeneracy that both excites and sickens them.

    It is the Proggy elements of the West that most trigger and radicalize Muslims, but the Progs play a sleight-of-hand trick whereby we are told that Muslims have been radicalized by ‘Islamophobia’.

    But the angriest Muslims are to be found in overwhelmingly Globalist cities where the culture is utterly rancid, decadent, hedonistic, and trashy, indeed all-too-welcoming of Muslims as a useful minority group against ‘Islamophobia’ and ‘white racism’. But it seems to me that Muslims who are encouraged by the Libs hate the Libs with passion. Indeed, most Muslim attacks have been against cosmo-Lib communities.

  27. @neutral

    That’s Justice or Themis, the Goddess of justice, who, when prostituted and stripped of her modesty, drops her blindfold and scales and rampages with raised sword (it usually points downwards). In the ensuing chaos anyone can be hurt by Nemesis’ awesome power–and that with no rhyme or reason. So hunker down. Or find a way to appease her wrath.

    • 回复: @jacques sheete
    , @RobinG
  28.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Verymuchalive

    关于她为什么裸体的任何建议。

    自负?

    • 回复: @E. A. Costa
  29. @anonymous

    是的,这确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纯粹出于对俄罗斯的仇恨而从俄罗斯人的不幸中获得任何乐趣,这将是一个非常悲伤的人。

    与此同时,回到“自由之地和勇敢者的家园”,整个密歇根州弗林特市因腐败和削减成本而被铅毒害。 想想孩子们和他们面临的健康问题。 属于任何允许这样做的国家是否有任何自豪感?

    这种美国与俄罗斯的心态只为那些会压迫两国人民甚至所有国家人民的人服务。 确实很伤心,那些心胸狭窄的人会接受它。

    • 同意: Talha
    • 回复: @anonymous
    , @Greasy William
  30. @RadicalCenter

    And most tribes would have done WHAT to our settlers if we hadn’t had superior force and willingness to use it? Please.

    That’s beside the point.

    哦,可怜的高贵印度人。

    稻草人争吵。

    If Anglo / European settlers had lost, there wouldn’t be any “reservations”

    You mean concentration camps where previously independent people were generously allowed to starve to death?

    I made the claim that there has been terrorism since before the place was the USA. You can whine and protest all you want, but that doesn’t change the facts.

    Please note that your simple minded argument that, ” Typically they were busily raiding, scalping, and killing each other before we arrived and when we weren’t directly present,” doesn’t in any way constitute a justification for “our” own terrorism. Aren’t we, the great white saviors supposed to be above all of that?

  31. @woodNfish

    The lie of the “Noble Savage” has always been a lie and nothing more.

    As has the myth of the white guy being the noble savior with all the answers for everyone else.

    Another huge myth is that the US is some kind of utopia…“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and similar rot.

  32. joe webb 说:
    @woodNfish

    Melville’s (Moby Dick ) boat was named the Pequot. Since Melville was not liberal and hated the screwy abolitionists and transcendentalists, like Hawthorne, the name Pequot must resonate with the crimes of the savage injuns, not some kind of karma for white folks.

    JW

    • 回复: @Anonymous
  33. joe webb 说:

    ” One might conclude that what we call terrorism is quite simply warfare by other means and it might not even be useful to try to define it in a distinctive fashion.”

    这很奇怪。 一般而言,至少在最近的法律等中,平民在战争中幸免于难。

    To conclude along with the author that you might as well let them be killed too….is crackpot, but Girard is such.

    乔·韦伯

    • 回复: @NoseytheDuke
    , @E. A. Costa
  34. dearieme 说:
    @John Smith

    Europe? You must be referring to the terrorism of the MMM (Merkel’s Methodist Militia).

  35. @Anonymous

    “关于她为什么裸体的任何建议。”

    看起来像是该程序早期免费版本之一的基本 Poser 3D 图形。 裸来。 “衣服”可以在网格上制作纹理或由网格制成,并在以后的版本中单独操作——更多的工作。 它也可以是动画的——更多的工作。

    所以答案是——廉价的显卡。

    弯腰的齐泽克(他什么时候不是?)可能会写三卷关于这个主题的流行艺术批评,但上面刚刚说的已经超过了它的价值。

    • 回复: @Anonymous
  36. Art 说:

    A global anti-terror Crusade led by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a reasonable response, nor is it necessary as terrorist groups always eventually fade away due to their own internal contradictions and the intense hostility of the host country and neighbors. It is time to declare the war on terror finished, move on, and bring the troops home.

    This means support Assad – then go home — end of story!

  37. @joe webb

    Joe, it may have been true once upon a time that armies faced each other in battle away from civilian populations but only when it suited the armies involved. Civilians have always suffered as a result of war and only the scale of the suffering has changed.

  38. @joe webb

    “一般来说,至少在最近的法律中,平民在战争中幸免于难”

    不是英国人,比如说,从布尔战争开始。 丘吉尔随后将其扩展到在 1920 年代对美索不达米亚的库尔德村庄使用毒气和恐怖爆炸(他甚至使用了“恐怖”一词),然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真正开始使用燃烧弹等。

    美国按照他们野蛮的“创始股票”,在屠杀白人印军或菲律宾平民方面从来没有问题,真正走出国门,用燃烧弹、原子弹等对抗日本,规模至少和日本一样大。中国。

    这一时期的非原子抵抗是美国领导的联合国对朝鲜的战争,那里的燃烧弹比对日本的燃烧弹和核弹加起来还要猛烈。

    美国在越南(自由火区)再次拿起菲律宾线索,在对南斯拉夫的战争中再次拿起轰炸线索,有趣的是,这主要是针对塞尔维亚平民作为一种蓄意的策略。

    顺便说一下,在塞尔维亚和伊拉克,美国还使用贫铀弹药恢复了原子战。

  39. Anon • 免责声明 说:

    Spencer’s family is ‘Palestinianized’.

    Collective punishment for the ‘sins’ of individual.

    关系有罪。

    • 回复: @Talha
  40. 纽约每日新闻庆祝俄罗斯大使遇刺:

    https://sputniknews.com/news/201612211048812179-ny-daily-news-celebrates-assassination/

    Señor Obama 打高尔夫球:

    https://sputniknews.com/world/201612211048811631-obama-golfing-leaders-denounce-attacks/

    对于前者,是否必须将以色列添加到候选人中? 关于后者,Señor Obama 对暗杀事件的描述(“似乎是恐怖袭击”)的方式令人怀疑。 但更令人怀疑的是,奥巴马先生突然在高尔夫球场“黑客”。

    通过 ISIS(真旗或假旗),条条大路通向 Ash Carter,嗯?

    毫无疑问,俄罗斯人拥有大部分联系——一位立法者提到北约参与其中。

    • 回复: @annamaria
  41. Anon • 免责声明 说:

    这些智库。 太党派了。

  42. “发生枪击事件的画廊在美国大使馆对面。 一夜之间有人在大使馆前开枪,美国周二关闭了在土耳其的三个使团。”

    路透社

  43.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NoseytheDuke

    据我所知,弗林特没有人员伤亡。 此外,这是一个错误,一个关于弗林特的相当愚蠢的错误。 事实上,我几年前去过弗林特河,当他们宣布从相当浅、狭窄、泥泞和污染的河流中抽取饮用水的初步计划时,我感到震惊。

    俄罗斯人拼命喝香水或乳液来代替廉价的伏特加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它确实说明了俄罗斯某些人的极度绝望。 我对此并不感到高兴。 只是将其作为对俄罗斯 Fanbois 的反驳。

  44. Whoever 说:
    @RadicalCenter

    你嫁给了一个菲律宾人,是吗? 她的人民得到了与“可怜的贵族印第安人”相同的待遇。 他们用自己的残忍进行反击,尽管这对他们有好处。
    请您注意战争部长 Elihu Root 关于“菲律宾战争起诉中的严重程度”的报告。
    部分摘录:

    残忍的第一次报告
    敌对行动开始后,军队的邮件一到达这个国家,报纸就开始发表士兵​​和军官的声明,称对菲律宾人的战争正在以极其野蛮的方式进行; 很明显,军队中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鄙视当地居民,愿意在很少或根本没有挑衅的情况下杀死囚犯,焚烧村庄,抢劫和谋杀非战斗人员。
    因此,来自密苏里州奥扎克的 LF Adams 是华盛顿团的一名士兵,他在描述 4 年 5 月 1899 日至 XNUMX 日战斗后的场景时说:
    “在华盛顿团和第六炮兵 D 连队的路上,死了 1,008 名黑鬼,还有很多人受伤。 我们烧毁了他们所有的房子。 我不知道田纳西男孩杀了多少男人、女人和孩子。 他们不会带走任何囚犯。”
    霍华德麦克法兰,中士,B 连,第 XNUMX 步兵团,写信给缅因州费尔菲尔德杂志:
    “我现在驻扎在一个小镇上,掌管着二十五个人,还有二十里的领地可以巡逻…… 充其量,这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国家; 我们想要它。 我的方法是把一个团编成小规模战斗线,然后把每个黑鬼都炸成黑鬼天堂。 29 月 XNUMX 日星期四,我连的十八个人杀死了七十五名黑鬼博洛门人和十名黑鬼枪手…… 当我们找到一个没有死的人时,我们有刺刀。”

    你应该考虑一下,在菲律宾起义或印度战争期间,就此而言,你会被视为“贱民”,被蔑视,而你的“品种”孩子会被视为最低等。的低。 你不会被允许住在白人中间,而不得不和你妻子的人一起寻求庇护。
    因此,您可能要考虑停止对印度的抨击。

    我在印度国家度过了一段时间,与部落成员和领导人交谈过,并了解一些西方部落的历史。

    毫无疑问,你是另一个乔治·伯德·格林内尔和乔治·海德合二为一。

  45. Lorax 说:
    @RadicalCenter

    所有的理想主义都是空洞的; 没有“人类”。
    历史不过是一个人类群体为至高无上而进行的斗争
    超过其他人。 种族灭绝战争是地方性的。
    永远不会有社会主义工人的天堂。
    人类大多是通过 DNA 进行裙带关系掠夺的。
    六十年代的梦想破灭了。 由冷硬的现实。
    偶尔会出现“随意的善举”。
    (出生于美国 - 1942 年)

  46. Avery 说:
    @anonymous

    {俄罗斯人不顾一切地喝香水或乳液来代替廉价的伏特加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它确实说明了俄罗斯某些人的极度绝望。 我对此并不感到高兴。 只是将其作为对俄罗斯 Fanbois 的反驳。}

    “我不喜欢这个。”。
    你当然知道。

    现在,看看你能不能乐在其中,你这个反基督教、反美、新纳粹的粉丝: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说,合成阿片类药物导致的死亡人数上升了 72%]
    http://www.cnn.com/2016/12/16/health/synthetic-opioid-deaths/

    {(CNN)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周五表示,包括芬太尼在内的合成阿片类药物的死亡率从 72.2 年到 2014 年增加了 2015%。 新报告证实了急救人员在响应过量呼叫时所看到的阿片类药物过量急剧增加。}
    {新报告称最新可用数据发现, 33,091人份 2015 年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这个数字结合了处方和非法形式的止痛药,也可以让用户进入欣快状态。 他们占 63 年 52,000 人死于任何类型的药物过量,其中 2015%,从 2014 年开始,当时 61% 的致命过量用药是由阿片类药物引起的。}

    现在,让我们听听你对俄罗斯悲惨死亡的欢呼和呐喊,Fanboy。
    显然_一些_美国人不顾一切地给自己注射毒品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它确实说明了_一些_生活在美国的极度绝望。
    唐尼特? 粉丝。

    • 回复: @anonymous
  47.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joe webb

    梅尔维尔 (Moby Dick) 的船被命名为 Pequot。

    可以通过对细节的最微不足道的关注来避免的错误揭示了作者的很多信息。

    佩科德。 船名在 白鲸 是“Pequod”。

    佩科特人是美洲印第安人部落。

    是的,有文学含义。 在上面写 1200 个字; 星期三早上 9 点整在我的办公桌上。

  48.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E. A. Costa

    “关于她为什么裸体的任何建议。”

    看起来像是该程序早期免费版本之一的基本 Poser 3D 图形。 裸来。

    所以毛孔小宽是因为艺术家懒惰? 那又是“艺术”,不是吗?

  49. @anonymous

    我对你的答复并不是说你确实对一些不幸的俄罗斯人的苦难感到高兴,只是说这样做的人会很伤心。 然而,你的防御反应和俄罗斯范博伊斯这个词的使用表明,悲伤的人确实是对你的恰当描述。

  50.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Avery

    似乎我触动了神经,艾弗里。 冷静先生,没有暗示或有意的反基督教情绪。 无论如何,你为什么假设沐浴露饮用者是基督徒?

    http://time.com/3398086/the-worlds-deadliest-drug-inside-a-krokodil-cookhouse/
    另一个独特的俄罗斯毒品现象。 克罗科迪尔。

    俄罗斯在酗酒方面排名世界第一。
    俄罗斯在阿片类药物滥用方面排名世界第二。 (阿富汗排名第一,美国排名第 2)。
    给你多一点视角,fanboi。

    • 回复: @Avery
  51. geokat62 说:

    OT,但我不得不分享一个你每天都看不到的标题:

    地狱刚刚冻结:纽约时报刊登一篇文章称犹太复国主义是种族主义

    关键摘录:

    这件作品将大大增加自由主义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压力,让他们选择一种或另一种想法,并停止否认种族隔离的存在。

    博姆说,白人民族主义者理查德斯宾塞在他与德克萨斯拉比的著名遭遇中帮助炸毁了自由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的虚伪,当时他说他钦佩以色列的民族纯洁性,而拉比无话可说。 Boehm 的一些重击:

    通过否认自由主义原则,犹太复国主义立即与另类右翼推动的那种反犹太主义政治保持一致,而不是与之相矛盾……

    就以色列而言,每个自由犹太复国主义者不仅容忍否认这一最低限度的自由标准,而且承认这种否认是他们内心信念的核心。 自由主义取决于国家必须在宗教和种族问题上保持中立的观点,而犹太复国主义则认为以色列国不是以色列国,而是犹太人。 因此,这个国家首先不属于其公民,而是属于犹太人——一个由种族归属或宗教皈依所定义的群体……

    http://mondoweiss.net/2016/12/article-saying-zionism/

    • 回复: @anonymous
    , @RobinG
  52.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geokat62

    对于自由派穆斯林来说,当然没有这样的难题。 几十个坚持真正的种族隔离制度的伊斯兰国家也没有任何问题,对从伊斯兰教皈依基督教的罪行判处死刑。

    • 回复: @Anonymous
  53.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anonymous

    抛开意识形态话题

    聆听并学习

  54. Avery 说:
    @anonymous

    我不知道这里有任何海报声称俄罗斯是天堂。
    俄罗斯人有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俄罗斯人酗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他们的人民经历了所有的地狱,这并不奇怪。

    @UNZ这里亲俄罗斯的论点的大意是,美国人民、美国纳税人没有任何理由与俄罗斯打架,干涉俄罗斯的外围及其内政。
    主张打架的人是反美战争贩子,主张消耗美国的鲜血和财富来推进某些议程或其他有利于外国利益的人。 对美国没有好处,这意味着美国纳税人。 普通的约翰和简·多伊。

    你,作为一个典型的反美战争贩子——从你的帖子来看——似乎对不与俄罗斯开战的概念有问题。
    它触动了许多美国选民和家庭的神经。
    在每次辩论中,特朗普都是唯一一个反复声明,尽管遭到卑鄙的 MSM 骗子袭击,但美国与俄罗斯没有战斗,美国和俄罗斯是反对全球伊斯兰恐怖活动的天然盟友。
    俄罗斯在杀死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方面做得很好,而美国无权帮助那里的所谓“温和派”。
    还记得吗,粉丝?
    为外国利益而战的好战分子输了。
    “美国优先”获胜。

    接着。
    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很有钱。 世界之巅。
    那么借口是什么 33,091 美国人在 2015 年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粉丝?
    借口是什么 52,000 因吸毒过量而致死?
    世界上监禁人数最多的借口是什么?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婴儿死亡率最差(#5 最差)之一的借口是什么?
    (#1 最差的是土耳其。#34 最好的是卢森堡)。

    对你来说也只是多一点视角,粉丝。

  55. @NoseytheDuke

    与此同时,回到“自由之地和勇敢者的家园”,整个密歇根州弗林特市因腐败和削减成本而被铅毒害。 想想孩子们和他们面临的健康问题。 属于任何允许这样做的国家是否有任何自豪感?

    它发生在黑人身上,而不是真正的美国人身上。 谁在乎?

  56. Rurik 说:

    加班提醒

    OMFG 哇!

    阅读这封信,尤其是最后!

    http://archive.is/IDBh5

    我相信 Giraldi 先生不会介意我把它贴在这里,因为他对这些问题也很感兴趣。

    这是一个游戏规则改变者。 市长在 9/11 就在那里,现在他说我们被骗了,他几乎是在点名。

    哇!

    • 回复: @Rurik
  57. RobinG 说:
    @geokat62

    你的 MW 作品的第一行: “特朗普的选举是令人着迷的后果。” 的确。

    简·艾斯纳。 编辑部 向前,周一写道,
    当谈到新的以色列特使大卫弗里德曼时,比比应该小心他所希望的
    “弗里德曼的任命可能会颠覆内塔尼亚胡多年来在许多领域完善的平衡行为。 如果他的任命获得批准,弗里德曼对自由派犹太人的直言不讳和冒犯性的蔑视可能会在宗教和政治多元化问题上大放异彩。 这可能会损害内塔尼亚胡宣称他代表所有犹太人的企图; 它尤其可能威胁到这个以色列政府与越来越多的感到被它疏远或拒绝的美国犹太人之间已经破裂的关系。”
    http://forward.com/opinion/357335/when-it-comes-to-new-israel-envoy-david-friedman-bibi-should-be-careful-wha/

    一位记者写道,
    特朗普让像艾斯纳这样的自由派犹太复国主义者很难保持对他们身份来源的幻想 – 犹太国家及其自由和民主。 而且他让美国中部地区不可能不注意到受过教育的自由派[犹太人]双重标准,这将使他们更容易受到嘲笑。

    “美国自由派高伊人会发现,在他们的自由派犹太朋友夸耀犹太复国主义的荣耀时,要保持沉默要困难得多。 顺便说一句,已经有相当数量的美国犹太人没有保持沉默。 他们被边缘化了。 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创造的新氛围中,他们可能会变得更有活力。 这会让我们戈伊人少担心被诽谤。”

  58. Rurik 说:
    @Rurik

    现在他们说这是一个骗局,但我检查了一个搜索引擎,看起来很多新闻机构都在报道它,所以嗯。

    也许这太好了,令人难以置信..

    留里克~被骗的

    • 回复: @Talha
  59. 当然,“反恐战争”是胡说八道。 它旨在让美国羊群处于恐惧状态,而企业福利检查则流向军工复合体。

    • 回复: @geokat62
  60. Art 说:

    每个美国人都应该看到这一点——伦敦说英语的穆斯林高呼“美国你会付出代价,哈里发在路上”。

    看看伊拉克战争已经开始了——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些穆斯林人疯了——他们受够了——他们死的够多了——他们流的血够多了——有多少他们的年轻人因为我们正在杀他们的人而杀了我们?

    有 1.5 亿穆斯林——我们必须杀死他们中的多少人才能让他们明白我们支持和平?

    我们还能应付多少战争? 犹太人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了?

  61. Talha 说:
    @Anon

    这绝对是非常可悲的! 人到底怎么了??!!

    愿上帝保护他的母亲免受身体伤害和损害她的荣誉。

    • 回复: @Avery
  62. Rurik 说:
    @Talha

    是的,塔尔哈,

    我知道。

    我想我只是 通缉 相信它。

    长期以来,我们都遭受了这些撒旦精神病患者的滑稽动作,以至于我抓住了空气和幻影,徒劳地希望获得一点点理智。

    当然那个家伙不会干净的,那太疯狂了

    我觉得多傻

    ..

    和平

    • 回复: @NoseytheDuke
  63. @anonymous

    “据我所知,弗林特没有人员伤亡。”

    有许多已知的伤亡人员,他们都还活着。 你的意思显然是“没有死亡”。

    尽管可能性有很多,但死亡人数将更难以确定。 可能必须进行医疗报告、记录、尸检。 此外,当不考虑水中的铅时,人们可能死于什么原因的诊断,可能需要进行审查。

    弗林特只是冰山一角——至少有 30,000 个可识别区域的水污染比弗林特更严重,包括高铅含量,并且在 30 多个大城市使用相同的测试作弊。

    费城显然比弗林特差很多。

    但即使是这一切也肯定不是最糟糕的。

    • 回复: @NoseytheDuke
  64. Avery 说:
    @Talha

    同意塔尔哈。

    这些下水道老鼠需要被残忍地叫倒(……没有暴力)。
    我对斯宾塞的少年纳粹敬礼事件没有同情心。
    暴风雨日报.rw has some nasty content.
    但是你追捕一个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她儿子政治的母亲,你要求进行大规模的镇压。

    斯宾塞是对的:即使是街头帮派也不会靠近母亲。

    我希望整个反基督教、反美的仇恨团体团伙,被不协调地命名为“爱”(原文如此),得到涂上柏油和羽毛并用完白鱼。

  65. geokat62 说:
    @Orville H. Larson

    当然,“反恐战争”是胡说八道。 它旨在让美国羊群处于恐惧状态,而企业福利检查则流向军工复合体。

    稍作调整,您的陈述就大放异彩:

    当然,“反恐战争”是胡说八道。 它旨在让美国羊群处于恐惧和 以色列人民安全,而企业福利支票则流向军工综合体。

  66. @Rurik

    别难过,我也没有检查就分享了你的“新闻”。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假”推文是真实的。 也许我们已经进入了军需官的世界,那里的一切都与所说的完全相反。 干杯

  67. @E. A. Costa

    哇! 谢谢你,我不知道这一切的程度。 多么耻辱!

    可能世界各地最需要从中国进口的一种做法是,他们对背叛公众信任的腐败官员的后脑勺开枪。 简单、快速且极具成本效益,并具有巨大的威慑价值。

    • 回复: @E. A. Costa
  68. @NoseytheDuke

    这是路透社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

    http://www.reuters.com/investigates/special-report/usa-lead-testing/

    更一般地说,它是同一个古老故事的变体,在美国的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都普遍存在:如果测试表明失败,则更改测试。

    它始于教育,并已扩展。 它现在也被大众汽车出口并巧妙地引入工程中。

  69. Jake P. 说:
    @Mark Green

    马克,我同意你提出的所有观点。 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力量无与伦比。 然而,考虑到他们犯下的所有罪行,他们的力量,尽管看起来很强大,但也会像纸牌屋一样崩溃。 请记住,早在 1985 年,没人能预测苏联会在短短五年内崩溃,但确实如此。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这会更加壮观。

  70. jtgw 说:

    我是罗恩保罗的忠实支持者和不干预的信徒,所以我在这里扮演魔鬼的拥护者,但你能不能说恐怖主义威胁消退的原因正是因为反恐战争取得了成功? 也许其他国家更严厉地对待自己的武装分子,或者不愿意接纳他们,因为我们已经表明我们愿意在任何地方进行干预。 无论如何,我确信这就是新保守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的编造方式。

    • 回复: @Talha
  71.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jacques sheete

    同意! 美国通过指责他人恐怖主义来掩盖其意图和行动! 以他人为面具取悦盎格鲁犹太复国主义者!

  72.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柏林卡车是遥控的吗?

    突尼斯寻求庇护者有能力远程控制大型钻井平台吗?

  73. annamaria 说:
    @E. A. Costa

    英国和美国正在进行的普珥节庆祝活动: http://www.counterpunch.org/2016/12/22/stifling-the-debate-on-israel/

    与此同时,乌克兰日益增长的反犹太主义是纽兰夫人、她的犹太丈夫卡根先生和华尔街日报编辑委员会的直接责任,后者一直在颂扬基辅受新纳粹主义侵扰的政府。 《华尔街日报》甚至还专门为 Kolomojsky 先生献上了一篇讨好文章,他是一个新纳粹营的金融家,该营卷入了敖德萨一场可怕的平民自暴自弃事件。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Wall_Street_Journal_editorial_board

    http://www.jta.org/tags/anti-semitism-in-ukraine

    • 回复: @E. A. Costa
  74. MEexpert 说:

    我没有看到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巴林、阿联酋和土耳其被列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 石油酋长供应从美国、以色列和土耳其购买的资金和武器,为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和其他边缘组织提供训练和战术支持。

    我认为一个团体或国家是恐怖分子,因为美国政府说它是。 这就是我们的例外论。 美国是最大的,不仅是恐怖主义的支持者,也是恐怖主义的根源。 此外,按照恐怖主义的传统定义,美国是最大的恐怖组织或国家。

    吉拉尔迪先生,请解释为什么真主党被列为恐怖组织? 是不是因为以色列希望他们被列为这样? 他们与以色列交战,如果以色列可以随时攻击或轰炸真主党的据点,为什么真主党不能对以色列做同样的事情? 当以色列轰炸时,无论是否先发制人,他们都是在自卫,但如果真主党这样做,他们就是恐怖分子,尽管他们在保卫黎巴嫩。

  75. Talha 说:
    @jtgw

    嘿jtgw,

    与您一起了解 Ron Paul。

    反恐战争取得了成功?

    再有这样的成功,ME 就不会存在了。 也许这就是他们正在寻找的成功。

    这是一个人打破窗户然后声称成功地用胶带覆盖了这个洞的成功——好吧,至少空气没有通过。

    这就是新保守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如何旋转它

    他们总是会旋转它以使自己脱颖而出 - 我们的职责是在他们完全的 BS 中召唤他们。

    和平:

    • 回复: @jtgw
  76. jtgw 说:
    @Talha

    感谢您的回复。 我只是总是担心弱论点。 因此,如果您进行了反恐战争,但恐怖主义似乎在减少,您可以争辩说,反恐战争是不必要的,或者这只是证明它有效。 我想你必须证明恐怖的减少是有其他原因的。

    • 回复: @Talha
    , @RobinG
  77. Anonymous • 免责声明 说:

    阿拉巴马州的月亮发表了一份极其重要的纲要,内容涉及美国五角大楼对美国高管的叛乱——

    http://www.moonofalabama.org/2016/12/how-the-military-excluded-the-us-from-international-syria-negotiations.html#comments

    b 引用了 Gareth Porter 关于美国对叙利亚军队的“错误”空袭的报道

    https://consortiumnews.com/2016/12/07/the-mistaken-us-airstrike-on-syrian-troops/

    财政部报告的焦点是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外交官之间的高级别会议,美国和联合国均未受邀或参加。

    https://www.rt.com/news/371044-russia-turkey-iran-effective-meeting/

    回想一下,犹太人利用 2008 年美国政府之间的过渡期在加沙“割草”,从 27 年 2008 月 XNUMX 日开始袭击那个露天监狱,并继续屠杀直到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巴拉克奥巴马前两天宣誓保护和捍卫美国宪法。

    Ash Carter 变得无赖; 更正:卡特在接任前一直是一名新保守主义者 顽固的 查克·哈格尔; 2008 年 1980 月,卡特与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合作,后者是以色列在美国政府中的另一位颠覆者,制作了一份文件,向即将上任的总统就如何“处理”伊朗提供建议XNUMX 年,或多或少。

    有严重的事情发生,犹太人——以及像杰弗里·哈灵顿这样的“美国人”和许多其他美国宪法的叛徒,是它的铲屎官。

    我们美国人民处于一种荒谬的境地,依赖“恐怖主义的主要赞助国”伊朗,以及美国人民最严重的敌人俄罗斯及其领导人弗拉基米尔·普京,因为我们的道德操守和身体素质安全。

    上帝保佑他们,上帝帮助我们所有人。

    • 回复: @schmenz
  78. Talha 说:
    @jtgw

    嘿jtgw,

    我认为这是他们的游戏; 目的证明手段。

    因此,在人质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将整个建筑物夷为平地来迅速结束它; 没有更多的人质情况——知道我要去哪里吗? 他们总是会提出“我们相信价格值得”的论点。

    当谈话没有任何道德或伦理时,他们总是赢得争论。

    和平:

    • 同意: geokat62
  79. Anonymous [AKA "yoodi"] 说:
    @neutral

    萨曼莎权力? 诺姆乔姆斯基在左边? 布什身后的康多莉萨·赖斯和切尼。

  80. @Dumbo

    反恐战争取得了巨大成功。 它动摇了整个穆斯林世界,使穆斯林世界和西方世界相互扼杀。 它的目的不是胜利,而是毁灭到世界大战的地步……为最终的危机铺平道路,最终危机将导致理想的全球银行业天堂。
    我们仍然不知道最后的比赛将如何进行。
    保持警惕,用你所拥有的一切来反对好战的混蛋。
    永远不要为他们而战!

  81. RobinG 说:
    @jtgw

    嗨 jtgw,

    不,我不明白为什么 Talha 会得出这个结论,但你问题的框架似乎很肤浅或不完整。

    恐怖有两个组成部分:企图和已完成的行为。 菲尔引用的报告指的是“事件”。 这包括两个类别吗? 也许菲尔(或其他了解报告的人)必须是回答问题的人。

    “反恐战争”不是指军事和中央情报局“追捕”恐怖分子的行动吗? (据说是因为我们的自由而恨我们的邋遢的黑暗人士,对吗?)国内安全部门可能在预防事件方面变得更加成功,但我敢打赌,我们的海外行动为他们带来了更多的工作。 那么恶意意图呢? 愤怒可能会沉睡多年。

  82. @neutral

    玛德琳奥尔布赖特 45 年前。 (不能用剑有什么用?)

    • 哈哈: Talha
    • 回复: @Art
  83. 由于俄罗斯拒绝重启敌对行动,美国别无选择,只能进行反恐战争。 当您考虑替代方案时,这非常有意义。

  84. Art 说:
    @Carroll Price

    玛德琳奥尔布赖特 45 年前。 (不能用剑有什么用?)

    2000 年前——耶稣基督对彼得——“死于剑下——死于剑下”。

    嗯——这是什么选择——故意破坏还是生命?

    跟随耶稣的那些话——他们没有提到神——它们不是宗教的——它们不是诫命——它们是陈述,一种智力上的恳求。 他们对所有人说话——他们是实际的——好的——和真相。 那些理智的话语保存着最神圣的东西——存在。

    和平—艺术

    • 回复: @RobinG
  85. Agent76 说:

    28 年 2016 月 XNUMX 日布什对伊拉克战争的谎言

    2003 年 XNUMX 月巴格达 Firdus 广场萨达姆·侯赛因雕像倒塌周年纪念

  86. Art 说:

    特朗普先生——目前世界安全的主要敌人是陆基伊斯兰国。 我们的目标不是叙利亚的民主。 我们的目标是看到战争结束。

    除了全面入侵之外,美国将军们还能在叙利亚的军事上做些什么? 美国人民不希望那样。

    阿萨德、俄罗斯、伊朗、真主党和库尔德人似乎可以在军事上击败伊斯兰国。 特朗普先生——让他们! 阻碍他们前进的主要因素是沙特等人和以色列的支持。

    特朗普先生——如果你想在叙利亚击败伊斯兰国,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不要派遣军队去杀死更多的穆斯林——而是去追求来自这些国家的资金和支持。

    伊拉克人民正在消除分歧——当库尔德人、逊尼派和什叶派结束时,伊斯兰国将消失,伊拉克将再次成为一个国家。 他们不希望我们在那里——特朗普先生——让他们去吧!

    特朗普先生——我们不能扼杀通往和平与安全的道路——停止对穆斯林的无人机杀戮——停止所有你能做到的对穆斯林的杀戮——只有这样美国人民才会安全。

    和平—艺术

    • 同意: schmenz
  87. RobinG 说:
    @Art

    圣诞快乐,艺术。

    基督徒和穆斯林在叙利亚庆祝耶稣的诞生。 施洗约翰的墓位于大马士革的倭马亚清真寺。 在阿勒颇,整个城市现在都可以庆祝了。

    DAESH 靠剑而生,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因此而死。 叙利亚的联合国大使称他们为垃圾。 在这次演讲中,贾法里通过他的故事揭示了联合国和北约对叙利亚采取行动的几个惊人启示。
    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 11 月 XNUMX 日在席勒研究所的演讲

  88. anon • 免责声明 说:

    http://www.thedailybeast.com/articles/2016/12/23/christians-in-the-crosshairs-pastors-face-execution-for-spreading-gospel.html

    太离谱了!!!!
    从美国获得800亿财政援助的苏丹正在以死刑和公开处决的方式针对穆斯林皈依基督教。 此外,他们还盗窃土地,将教堂夷为平地,将土地转为政府使用,甚至强迫教堂的牧师签署同意拆毁教堂的文件。

    苏丹伊斯兰共和国是一个反基督教、阿拉伯穆斯林至上主义的国家。 除了殖民化、盗窃土地和剥夺基督徒的宗教自由之外,他们还维持着一个政府资助的民兵组织,称为金戈威德民兵,用于种族清洗、大规模强奸和种族灭绝,以期将黑人人口阿拉伯化。 与此同时,他们每年也从美国获得超过 700 人的财政援助。

    • 回复: @bunga
    , @Talha
  89. bunga 说:
    @anon

    联合国称以色列武器“助长南苏丹战争”
    提交给安理会的机密报告称,2014 年之前出售的武器经由东非到达冲突频发的国家 20 年 2016 月 XNUMX 日 http://www.timesofisrael.com/israeli-arms-helping-to-fuel-south-sudan-war-says-un/

  90. Talha 说:
    @anon

    嗯……这篇文章并没有说苏丹“以死刑和公开处决的方式针对穆斯林皈依基督教”。 它似乎针对的是试图皈依穆斯林的人——这一直是一个禁忌,但对此的经典惩罚是流放,所以谁知道苏丹在做什么。

    Also, it seems your numbers are off – by a lot. The US gives \$250 million according to the agency responsible:
    https://www.usaid.gov/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1866/sudan_ce_fs01_11-28-2016.pdf

    Or maybe around \$300 million a few years ago:
    http://us-foreign-aid.insidegov.com/l/166/Sudan

    但文章的其余部分非常严峻——这太可怕了。 政府似乎正试图将他们压在被称为南苏丹的绞肉机中——这令人遗憾。

    我认为所有没收人民土地的政府都应该停止援助。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合理?

    和平:

    • 回复: @Talha
    , @geokat62
    , @anon
  91. Talha 说:
    @Talha

    郑重声明——我实际上并不相信苏丹政府有关于这些牧师的合法案件——他们可能完全是在编造起诉书。 这又是——可悲的。

  92. geokat62 说:
    @Talha

    我认为所有没收人民土地的政府都应该停止援助。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合理?

    非常合理。

  93. 布伦南笑了一半——他是公开警告——非常公开——奥巴马政府不要用黑客攻击俄罗斯来回应“他们的黑客行为”:

    https://sputniknews.com/us/201612241048946265-cia-chief-warns-against-attacking-russia/

    哎呀,射杀一个俄罗斯大使就够了,不是吗?

    但他接着说:

    “阿勒颇的陷落,对我来说并不是这场冲突将会结束的迹象,因为我相信许多反对派,那些试图为家人和邻居收复自己国家的人,为了他们的孩子,将继续战斗,”

    啊,不是恐怖分子,是“反对派”,jeje。

    仔细阅读这篇文章,它几乎是一种坦白:“当我们已经支持以牙还牙的时候,谁还需要针锋相对的黑客攻击? 顺便说一句,我们将继续支持叙利亚的伊斯兰国反对阿萨德。”

    • 回复: @annamaria
  94.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alha

    当然,所有没收土地的政府都应该切断所有援助实体的援助。

    当然,我们会首先从以平方英里为单位没收土地最多的国家开始。 该列表如下所示:
    :
    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叙利亚、苏丹、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伊朗、巴基斯坦、中国、俄罗斯、摩洛哥、利比亚、索马里、毛里塔尼亚。

    这些人是最严重的违规者,拥有最多被没收的土地。

    • 回复: @KA
    , @Talha
  95. KA 说:
    @anon

    名单的最高位置将是以色列。 其余被排除在外的国家可以在毛里塔尼亚之后立即开始

    • 回复: @anon
  96. annamaria 说:
    @E. A. Costa

    施压的 MSM 拒绝公布“温和”恐怖分子的姓名,即“被困在阿勒颇东部的以色列、土耳其、卡塔尔和沙特特工人员:” http://thesaker.is/breaking-news-syria-names-foreign-secret-agents-trapped-in-aleppo-named-in-the-un-security-council/

  97. anon • 免责声明 说:
    @KA

    名单上的每个国家都比以色列占据的土地多得多。 几个例子就足够了。

    印度尼西亚占领巴布亚 124,000 平方英里
    中国占领西藏424,000万平方英里
    摩洛哥占据了西撒哈拉的 103,000 平方英里。

    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面积为 2,200 平方英里。

    现在那是一些严肃的观点!!!!!!

    • 回复: @Art
    , @bunga
  98. RobinG 说:

    在叙利亚,您可能会对此感兴趣。

    叙利亚战争背景
    弗吉尼亚州参议员理查德布莱克在 11 月 XNUMX 日席勒纪念会议上发表讲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FNtEWfay_8&feature=youtu.be

    成绩单-(没有所有的地图、图表和照片)
    http://schillerinstitute.org/highlite/2016/0911-ny/rb.html

    • 回复: @geokat62
  99. Talha 说:
    @anon

    哦你好! 又是你——寻找一些衡量以色列能够摆脱困境的衡量标准——🙂

    对不起,不,我不同意你的确切要求。 但我认为你有一个好主意,我们用占用土地相对于国家面积的百分比来计算如何? 你肯定同意一个矮个子变胖的体重比一个非常高的人少。 因此,让我们将第一个从您的列表中删除到 KA:

    印度尼西亚的总面积为 699,451 平方英里,占地 124,000 平方英里——这使我们约占其被占用土地的 18%。

    以色列有 7,850 人,正在占领 2,200 人——为什么,大约是 28%!!!

    也许那是侥幸——让我们试试中国的 3,600,950 人占据 424,000 人——这给了我们 12%。 不!

    让我们假设被占领的土地就像额外的脂肪——以色列肯定比印度尼西亚更需要节食! 让我们不要再给它买“饼干”的钱来帮助它。 中国似乎相当整洁。

    顺便问一下,伊朗占领了什么土地? 我的意思是特别违反联合国决议。 因为否则美国占领的土地要多得多,因为自萨法维帝国以来伊朗的边界没有扩大。

    和平:

    • 回复: @anon
  100. geokat62 说:
    @RobinG

    在叙利亚,您可能会对此感兴趣。

    确实,我发现这很有趣:

    In 2006之后,美国大使馆就如何动摇和推翻叙利亚起草了详细计划。 现在,请记住,没有示威游行。 这是一个稳定的国家。 这确实是阿拉伯世界的理想,我们希望他们在自由、妇女权利等方面拥有什么。 但我们已经决定他们要倒塌,计划已经起草。

    理查德布莱克的诚实和正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幸的是,他只是来自弗吉尼亚州的州参议员。 联邦一级的其他警察呢? 除了 Tulsi Gabbard(以及 Her HR 3 法案的 4108 位共同发起人)之外,他们都保持沉默,AIPAC 指示他们闭嘴。

    “自由的土地和勇敢的家”就这么多。

    • 回复: @RobinG
  101. Art 说:
    @anon

    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面积为 2,200 平方英里。

    现在那是一些严肃的观点!!!!!!

    看来世人不服啊!

    联合国谴责以色列及其对巴勒斯坦的占领。

    世界已经改变——世界已经说过——以色列将永远无法再次声称自己是受害者。 这是公认的坏人。

    以色列每一次露面,它变得更加卑鄙和丑陋,你的抗议变得越来越弱。 全世界人民都受够了——他们想要和平——以色列想要无休止的动荡。

    你们犹太人在上次选举中投票不赞成和平 - 世界不喜欢那样。

    和平—艺术

    ps 你犹太人认为你还能欺负世界多少年?

    • 回复: @Art
  102.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alha

    嘿我的老朋友塔拉

    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和苏丹都是100%被占领土。 阿拉伯人原产于阿拉伯,而不是阿拉伯名称所清楚显示的北非。 . 阿拉伯距摩洛哥 4,000 英里。

    阿拉伯人到达、征服、征服、种族灭绝、强奸并强迫原住民人口减少的幸存者皈依。 然后着手制定种族隔离法,将伊斯兰教编码为优于所有其他宗教,并对不适用于伊斯兰教信徒的少数宗教施加惩罚,包括死刑。

    为什么南非、罗得西亚、北罗得西亚、比利时刚果、莫桑比克等政权是这样的? 被迫放弃他们的政府和国家并面临联合国的禁运和制裁,因为他们做了阿拉伯人在北非所做的 1/10。 然而,当时和现在联合国对北非的独立非殖民化一无所知

    • 回复: @bunga
    , @Talha
  103. bunga 说:
    @anon

    以十亿计的中国数字 以色列人如何达到这个数字? 中国人一直在那里。 你不去宫殿然后旅行到城市的另一个地方引用你的访问并占用别人的土地,因为宫殿太大了!!

  104. bunga 说:
    @anon

    嘿,匿名,别把 1000 年的历史和 100 年的历史混为一谈了。 不要再用种族中心主义的专属属性来证明你对当前职业的无视——这是以色列国结构创造的固有部分,是通过勒索、救济和贿赂创造和维护的——具有 1000 年历史的职业和征服,在那里人类倾向于征服遇到了抵抗、斗争、妥协和同化以及随后的共同生存经验,这些经验是在没有贿赂联合国的情况下完成的,没有贿赂和虚假承诺以及皇权个别领导人的私人经济或金钱计算。 主角互相厮杀。 一个更平等、更成功、更融合的新国家诞生于欧洲、北非、中国、美国

    以色列独树一帜,它通过贿赂贿赂,通过腐败它遇到的每个国家来获得成功。 在国内它仍然是一个纳粹类型的国家。 它不是北非、俄罗斯或巴西。

    • 回复: @anon
  105. anon • 免责声明 说:
    @bunga

    .Hey Anon 别把 1000 年的历史和 100 年的历史混为一谈

    你是那个困惑的人。 仅举几个例子
    苏丹对达尔富尔的占领:1956 年至今 — 1 万人以上被杀
    印度尼西亚对巴布亚的占领:1963 年至今 –500,000 + 被杀
    俄罗斯对车臣的占领:1991 年至今——150,000 + 死亡
    土耳其占领库尔德斯坦和北塞浦路斯——75,000 + 被杀
    摩洛哥对西撒哈拉的占领:1981 年至今 — 37,000+ 人死亡
    以巴冲突:1967 年至今 ----22,000 人死亡

    . 在国内它仍然是一个纳粹类型的国家

    我猜又糊涂了。
    伊朗、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孟加拉国、苏丹、毛里塔尼亚、索马里和更多伊斯兰国家都将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犹太教、印度教、锡克教、佛教定为非法。 对此的惩罚是处决。 从其中任何一个皈依伊斯兰教都不是非法的,也不会受到惩罚。 与伊斯兰国家的这种宗教至上主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以色列,皈依或皈依任何宗教都不会受到惩罚或犯罪。

    伊朗、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孟加拉国、苏丹、毛里塔尼亚、索马里和更多伊斯兰国家都将同性恋定为非法。 惩罚是处决。 在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以及许多其他国家,公开处决同性恋者。

    在毛里塔尼亚,奴隶制仍然存在,20% 的奴隶制人口实际上为他人所有。2016 年也不低于。 奴隶制也在苏丹、乍得、尼日尔、尼日利亚、叙利亚的伊斯兰控制领土上发生,博科圣地和伊斯兰国的高调功绩占据了大部分宣传。

    • 回复: @KA
    , @Talha
  106. RobinG 说:
    @geokat62

    嘿 Geo,圣诞快乐,感谢您调用 Lakshmi Shakti。 你值得更新。

    “停止武装恐怖分子法案”

    HR 4108 已过期。 8 年 2016 月 4108 日,Gabbard 推出了 SATA,即停止武装恐怖分子法案。 (SATA 是 4,稍加修改。)共有 4108 个共同赞助商,一个来自 3,还有 XNUMX 个新赞助商。

    在新的一年里,新一届国会开始,因此必须在 3 年 2017 月 XNUMX 日之后重新引入 SATA。这是新闻稿的链接:
    https://gabbard.house.gov/news/press-releases/video-rep-tulsi-gabbard-introduces-legislation-stop-arming-terrorists

    她在这里,把杰克·塔珀钉在垫子上。 拿那个,大媒体!

    国会女议员 Tulsi Gabbard 称美国政府正在直接资助 ISIS 和基地组织!

    • 回复: @geokat62
  107. KA 说:
    @anon

    不,你很困惑,因为你不了解占领的性质 在以色列,被占领的土地仍然是一块由美国肌肉力量通过后门维持的殖民地,受贿赂勒索和对言论自由的纯粹侵略保护 那些在你显微镜下的国家有很多缺点,但歧视不是其中之一。 巴基斯坦和苏丹确实存在奴隶制劳动,穆斯林是受害者,基督徒也是受害者
    这些国家面临美国和西方的制裁和审查。 让我知道什么时候对以色列发生这种情况。
    所以不要再为非穆斯林或非阿拉伯人哭泣。

    苏丹今天从以色列获得武器。 如果可能的话,以色列明天将向毛里塔纳出售武器以赚钱。 这是同一个苏丹,它在 2003 年以后遭受了以色列的哈斯巴拉,导致苏丹的独立,其流血由伊萨雷尔维持,我猜以色列使用的论点与您在以色列保护南非种族隔离政权时使用的论点相同- “看看非洲其他地区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如何对待自己的人民”。 这是一个可恶的借口。
    这是一种让一方反对另一方并在获得西方保护的同时维持暴力以获取金钱的论点。

    关于转换? 以色列呢? 外邦人可以皈依犹太教并要求与出生的犹太人相同的权利吗? 不要这么认为。

  108. Talha 说:
    @anon

    你好朋友,

    阿拉伯人到达,被征服

    男孩,他们曾经吗!

    被征服了

    你们的人实际上认为换岗很划算:
    “奥马尔允许犹太人在耶路撒冷重新建立他们的存在——在时隔 500 年后……犹太传统认为奥马尔是一位仁慈的统治者……”
    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jsource/judaica/ejud_0002_0015_0_15096.html

    “摩尔人与西哥特士兵交战,最终杀死了他们的君主罗德里克国王。 穆斯林入侵以及随后对伊比利亚的管理使西班牙的主要犹太人口摆脱了西哥特人的压迫。 据说,在入侵之后,托莱多的犹太人口立即“打开了这座城市的大门”,欢迎北非穆斯林(Wexler 218)。 虽然是无情的战士,但摩尔人非常公正。”
    http://www.sephardicstudies.org/islam.html

    那是什么,长官? 不能两全吗?

    种族灭绝、强奸和强迫原住民人口减少的幸存者皈依。

    证明给我看。 种族灭绝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控诉。 是的,这在前现代历史中很常见(今天确实发生了),但这是大规模的政策吗? 不。

    事实是,这些地区的原住民仍然非常清楚自己(如柏柏尔人、图阿雷格人等)或与阿拉伯定居者混在一起(我认识一个来自摩洛哥的阿拉伯男人,他娶了一个柏柏尔女人)。 甚至像柏柏尔人这样采用阿拉伯语的民族。 这是很自然的 - 摩洛哥现任国王是半柏柏尔人,也是先知贵族家族的后裔。

    你甚至知道苏丹的历史吗? 没有军事征服——努比亚人太强悍了(他们的射箭技术在我们的历史书中记录得非常出色)。 他们击退了最初的攻击并赢得了与穆斯林的和平。 伊斯兰教和阿拉伯人/阿拉伯人在那里缓慢传播:
    “在最初的军事征服尝试失败后,埃及的阿拉伯指挥官阿卜杜勒·阿拉·伊本·萨阿德与努比亚人缔结了一系列定期更新的条约中的第一个条约,这些条约只是短暂的中断,统治了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超过600 年……接受该条约并不表示努比亚向阿拉伯人屈服,但该条约确实为阿拉伯友谊规定了条件,最终允许阿拉伯人在努比亚获得特权地位……尽管并非该地区的所有穆斯林都说阿拉伯语,但接受伊斯兰教促进了阿拉伯化进程。 然而,没有传教政策,而且 强制转换很少见. 伊斯兰教通过通婚以及与阿拉伯商人和定居者的接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渗透到该地区。 在穆斯林统治下的地区免税也被证明是一种强大的皈依动机。”
    http://countrystudies.us/sudan/6.htm

    当然,苏菲派一直在那里:
    “皈依主要是少数从更大的穆斯林世界来到苏丹的伊斯兰传教士的工作。 然而,这些传教士的巨大成功不是在芬吉人中间,而是在尼罗河沿岸定居的阿拉伯化努比亚人中间。 在这些村民中,传教士灌输了对伊斯兰教的深深热爱,而在马库拉王国崩溃后首次抵达苏丹的游牧阿拉伯人中,这种虔诚似乎明显缺失……许多跟随他们的著名苏丹传教士都是苏菲派圣男人,有影响力的宗教兄弟会的成员,他们通过神秘的沉思寻求通往上帝的道路。 苏菲兄弟会在将苏丹与尼罗河谷以外更大的伊斯兰教世界联系起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尽管苏丹伊斯兰教的热情在 1700 年后减弱,但在 18 世纪末和 19 世纪初震撼穆斯林世界的伟大改革运动在苏菲兄弟会中产生了复兴精神,产生了一个新秩序,即 Mīrghāniyyah 或 Khatmiyyah,后来的一个现代苏丹最强者之一。 ‘传教士’是 faqīhs(伊斯兰法学家),他们通过他们的教义和虔诚吸引了追随者,并为一长串土著苏丹圣人奠定了基础。”
    https://www.britannica.com/place/Sudan/The-spread-of-Islam

    所以,如果你想声称种族灭绝——举证责任在你身上。 你不能仅仅声称你的意见是证据。

    然后着手制定种族隔离法,将伊斯兰教编码为优于所有其他宗教

    是的,他们做到了——这实际上是课程的标准——但犹太人实际上欢迎他们的征服——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考虑到时间)他们实际上比拜占庭人或西哥特人更宽容?

    对不适用于伊斯兰教信徒的少数宗教施加包括死刑在内的惩罚。

    你在说什么? 说真的——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会有犹太人、雅兹迪人、亚述基督徒等等在这个星球上四处走动。

    然而,当时和现在,联合国对北非的独立非殖民化一无所知。

    也许是因为没人关心。 请出示证据证明柏柏尔人和其他种族实际上认为自己在这些国家被阿拉伯人占领。 我们不是在谈论,比如说,政府招聘实践中的歧视或其他什么。 但他们觉得他们像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一样被占领。 现在应该不会太难了吧?

    和平:

  109. Talha 说:
    @anon

    处罚 四人以上目击的公开鸡奸行为 是执行。

    在那里,为您修复它。

    和平:

    • 回复: @anon
  110. 恐怖杀死人类。 如果你有很好的算术,你可以很容易地计算出恐怖活动的受害者总数。 大部分是阿拉伯人和穆斯林。

    接下来我们发现了反闪族、反阿拉伯、反伊斯兰。

    当然,我们谴责 2003 年后真正的恐怖分子 IS。让我们数一数 2000、1999、1998、1997、1996、1995、1994、1993、1988、1987、1967、1966、1956、1955 年的真正恐怖分子, 1954, 1953, 1951, 1949 .. Plz

  111. 我们谴责伊斯兰国及其附属的所有恐怖分子。 然后,如果我们计算 1944 年至 1916 年间恐怖主义的所有受害者,主要是阿拉伯人和穆斯林。

    谁急切地憎恨阿拉伯人和穆斯林? 我们发现了下一个:反阿拉伯、反伊斯兰、反闪米特。 我们到处都发现了真理。

    我们都是反恐的。

  112. geokat62 说:
    @RobinG

    感谢您的更新,RobinG。 也祝你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我希望她的新法案比她之前的法案能吸引更多的共同提案人。 但鉴于 AIPAC 的力量,我仍然持怀疑态度。

  113. 联合国时代是合法的。 不要做梦,在某处发现噩梦。

    了解国际常识。 联合国成立后有哪些国家? 联合国有没有提到过殖民主义、恐怖主义、占领这个词? 是的。

    回到联合国。 爱联合国。

  114. 每一个凶手都是恐怖分子。
    人权原则的基础。

  115. 你看表面。
    你看冰山。
    你会听到真实的语气。
    你看不到表面,但听到真实的声音。
    你看到冰山,听到声音。
    你在深层政府中看到一切,听到一切,但你看不到地球上的虚假旗帜行动。
    新年快乐。
    有时你拥有一切,因为你是人。
    人不能被人欺骗,因为人比人聪明。
    并非所有国家都是白人或黑人。
    恐怖分子或战争罪行不是国家实体,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良好的宪法。
    国盾背后是人。
    人盾后面的人。
    但人类不能打败人类。
    为此,我们热爱联合国,将其视为世界公平的主要支柱,就像 FIFA 中发生的一切一样,我们热爱 FIFA。 热爱足球。
    热爱地缘政治公平。

  116. 每天醒来的时候,互联网都在一步一步地教我们,最后我们看清一切,捕捉每一个魔鬼。ĺ

    所以假新闻,宣传,分而治之,邪恶的窃窃私语,挑衅行动,直接或秘密的战争,都是无用的。 因为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在线观看。 每个人都在央视直播。 每一次都是快速探索。

    在现代战争复杂而简单的情况下,我们不是好学生。 我们拒绝一些战争历史制造者的记录。 我们跳到 d'online 海洋。 我们检查真相的克拉以保持每一个隐身。

    我们是你们反恐的人,在公平和明确的定义中。 渐渐地。

  117. Art 说:
    @Art

    联合国谴责以色列及其对巴勒斯坦的占领。

    奥巴马可能挽救的是总统职位——他做了 50 年来没有一位总统做过的事情——这是一种巨大的勇气——对他来说是主要的荣誉。

    他站在个人金钱的错误一边——但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

    犹太人会报仇雪恨——奥巴马刚刚放弃了大约 100 亿美元的演讲费。

    再说一遍——上帝保佑!

    和平—艺术

    • 回复: @Talha
  118.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alha

    对四人以上目击的公开鸡奸行为处以死刑。

    Tahla,鉴于穆斯林统治社会中强迫鸡奸的倾向,我当然可以看到这些法律背后的方法。 Bacha-Bazi 占据了很多头条新闻,但大多数穆斯林文化都有一种完全相同的做法,即使它可能有不同的名称。 在许多可能的情况下举几个例子:

    八叉八子 :在阿富汗全境以及邻国伊朗、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部分地区,Bacha-bazi(对青春期前的男性强制鸡奸)很普遍。 在阿富汗,它是最普遍的,估计有 20% 的男性人口曾经历过巴查-巴兹和巴查-贝里沙的恐怖。 在男孩长出胡子的 Bacha-Berisha 阶段之后,他经常被丢弃。 他自己很容易继续作为巴查巴兹寻找自己的猎物并绑架一个男孩作为巴查巴兹。 一个恶性循环,如果有的话。 这种做法在阿富汗社会广为接受,以至于“为了抚养孩子——女人,为了快乐——男孩”这句话在全国各地以及巴基斯坦的邻近地区和许多其他穆斯林社会都得到了回应。 有时会在短语中添加“and for ecstasy – a goat”,但出于我们的目的,没有必要涵盖这一点。

    科切克 是土耳其使用的术语。 这意味着小或小。 这些 Koceks 与 Bacha-Bazi 相似,因为他们是男孩,被迫穿着女性服装,并以舞蹈和性爱的壮举服从于他们的主人。 以及 Koceks 通常受过舞蹈训练,待遇比 Bacha-Bazi 好。 Kocek 和 Bacha-Bazzi 之间的区别在于 Bacha-Bazi 仅用于性快感,而 Kocek 男孩也将成为受过训练的艺人。

    班奇. 在印度尼西亚,您有 Banci。 让我们在应得的地方给予信任。 Banci 与 Bacha-Bazi 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几乎总是成年人而不是儿童。他们也几乎总是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而成为 Banci,而不是像 Bachas 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那样被强迫和绑架,尽管 Banci 是被边缘化并每年在许多情况下被强奸.. 几乎在所有街角都能看到 Banci 打扮成乞讨金钱或演奏班卓琴的女性。 他们也会在夜间露天卖淫。 Banci 无处不在,以至于印度尼西亚的大多数穆斯林婚姻都有一个 Banci 作为现场娱乐表演。 有关更多信息,请参阅 2011 年印度尼西亚电影“可爱的男人”。

    • 回复: @Talha
  119. Talha 说:
    @anon

    你好,

    我当然可以看到这些法律背后的方法

    你当然可以 - 这是在托拉:
    “同性恋行为,即两个男人发生性关系,是被禁止的(消息来源#1)。 该行为两次被称为“Toaivaan 可憎之事”,这是一种严重的罪行,在犹太法庭系统中应处以死刑。”
    http://www.lookstein.org/resources/homosexuality_amsel.pdf

    Bacha-Bazi 成为头条新闻

    它确实存在——没有成为头条新闻的是它实际上已被塔利班消灭——我们将它从生命支持中带回来:
    “塔利班将这种做法判处死刑,但自塔利班垮台以来,巴查巴兹已经复活。”
    https://www.sigar.mil/pdf/quarterlyreports/2015-10-30qr.pdf

    但大多数穆斯林文化

    哇——所以除了 Bacha Bazi 之外,你的“大多数穆斯林文化”的证据是奥斯曼时代已经灭绝的做法,然后在印度尼西亚的部分地区接受了易装癖者。 壮观 - 我相信你已经说服了其他人观看了这次交流。

    当然 - 其他团体也受到这个问题的困扰 - 所以我想我们都可以采取一些轶事并得出社区范围的结论,对吗?:
    ““男孩们过去常常来告诉我他们去洗礼——他们被鸡奸了,”拉比说。 “女孩们曾经告诉我,她们的父亲和她们一起睡觉。” 面对越来越多的猥亵儿童的报道,罗森伯格建立了一条免费热线,向他的社区通报性侵犯者的情况,以及如何让警察介入。
    其他拉比谴责对社区恋童癖者的公开谴责,称罗森伯格是针对犹太人的“告密者”。 诽谤显然允许对罗森伯格本人施加暴力。”
    http://www.thedailybeast.com/articles/2014/01/27/rebel-rabbi-exposes-child-molesters.html

    玻璃屋,兄弟——玻璃屋……

    那么你的反伊斯兰备忘单上的下一步是什么?

    和平:

    • 回复: @RobinG
    , @anon
  120. RobinG 说:
    @Talha

    Talha,你的耐心和毅力令人惊讶。 给你更多的力量。

    • 回复: @Talha
  121.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alha

    塔拉
    20% 的阿富汗男性在青少年时期成为强迫鸡奸和性奴役的受害者,这与你提供的轶事几乎无法相提并论。 是的,塔利班曾将其取缔,但现在他们是同修。 它表明即使是死刑也无法阻止天价。

    你提供的轶事很简单。 这是来自你的祖国巴基斯坦的一个回你,另一个 Bacha-Bazi 热点:

    在巴基斯坦,毛拉以虐待和猥亵儿童而臭名昭著。 每天,我们都会听到有关毛拉鸡奸他没有胡子的学生的消息——这是巴基斯坦非常普遍的现象。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在马德拉萨斯发生了什么。 甚至我的一位朋友在上古兰经记忆课程时,也险些被他的古兰经老师鸡奸。

    但为什么这些毛拉会犯下据称在伊斯兰教中受到谴责的事情? 穆斯林最直言不讳地赞扬鸡奸、同性恋? 众所周知,他们在欧洲攻击同性恋者。

    答案是,根据他们的说法,手淫是禁忌。 也禁止看到任何 na mehram 女孩。 满足他们强烈欲望的唯一方法就是鸡奸他们的一名学生。 在阅读什叶派网站时,http://www.answering-ansar.org/]http://www.answering-ansar.org ,我发现鸡奸的根源在于伊斯兰文本和历史。 以下是逊尼派伊斯兰教历史和正宗书籍中的一些宝石示例。

    • 回复: @Talha
  122. Talha 说:
    @RobinG

    嘿RobinG,

    希望您在假期中与朋友和家人度过了愉快、温暖的时光。

    任何体现在我品格上的好东西都证明了我的老师和父母的努力,并且(希望)代表我接受了他们的祈祷。

    这些人只是为我提供了一个平台来获取正确的信息以对抗疯狂。 正是像您这样以开放的心态阅读的人使这一切变得值得。

    和平与快乐安全的新年。

  123. Talha 说:
    @anon

    但现在他们是同修

    实际上,塔利班正在利用我们盟友的这个弱点来杀死他们——对我们的盟友的评论并不令人印象深刻:
    “在检查站发生的可怕虐待让许多没有报酬和未登记的男孩渴望报复,也很容易成为塔利班招募的猎物——通常是因为没有其他办法可以逃脱剥削性的指挥官。”
    https://sofrep.com/56843/taliban-use-bacha-bazi-boys-kill-afghan-police/

    以下是逊尼派伊斯兰教历史和正宗书籍中的一些宝石示例。

    LOL!!! Seriously??? So your copy-and-paste citation is from a site called sheikhyermami.com
    http://sheikyermami.com/2012/07/anal-sex-approved-by-allah-and-prophet-muhammad/

    还有一篇名为“安拉和先知穆罕默德批准的肛交”的文章。 可以原谅我实际上不得不通读那些垃圾。

    你是认真的吗兄弟??? 他们引用的“圣训”显着地将翻译更改为“肛交”的措辞,因为所有学校都知道这与鸡奸无关,而是一些阿拉伯人不愿与他们的妻子从背后发生关系(又名“小狗式”),因为人们迷信他们的孩子出生时会患上疾病。 与男性或女性达成共识禁止鸡奸。

    我喜欢该网站只是声称毛拉正在左右强奸男孩而不受惩罚。 我确信事件确实会发生(比如拉比和牧师),但让我们引用一些事实或统计数据来支持你的主张。 您的意见或“sheikhyermami”的意见无关紧要。

    根据记录,有时确实会发生这种情况的事实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让年轻男孩完全由女性学者教授早期伊斯兰教育,直到他们在青春期成为身体的成年人 - 为了扼杀任何这在萌芽状态。

    好的 - 所以我们涵盖了土地占领(你完全根据自己的数字剔除,因为你方便地没有披露相对于实际国家面积的占领面积),然后是北非每个人及其母亲的所谓种族灭绝,鸡奸的事情现在越来越累了(除非你对它有某种特定的执着)——那么你的工作表接下来要做什么?

    不过,请至少对我的智慧和我的时间有一些礼貌,为您的主张引用一些学术资料或有效的科学或社会研究。 不要偷懒——这让你感到尴尬——请自尊——人们正在观看。

    恐怕我将不得不再无视你那些充满意见的帖子(我想认真对待你,但你没有给我任何工作)——对不起,四个孩子和一只猫要抚养,他们也需要我的时间。

    和平:

    • 回复: @Talha
    , @anon
  124. Talha 说:
    @Talha

    抱歉,这是报价的实际链接:
    “他们说,一些警察要求 bachas 就像工作的福利一样,拒绝加入没有他们的前哨。 在检查站发生的可怕虐待让许多没有报酬和未登记的男孩渴望报复,而且很容易成为塔利班招募的猎物——通常是因为没有其他办法可以逃脱剥削性的指挥官。”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afp-taliban-use-honey-trap-boys-to-kill-afghan-police-2016-6

    我们的税金让这些怪物负责——愿上帝原谅我们。

    • 回复: @anon
  125.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alha

    撇开夸张不谈,你是从所谓的拉比的轶事开始的人,作为对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猖獗的年轻男孩机构性强奸的蹩脚反击。 这促使我反驳说轶事很容易并且提供了一个。 承认就是这样。 一则轶事。 那是一个很糟糕的混淆你的尝试。

    事实是,印度尼西亚占据的土地比以色列多 60 倍,杀死的人数是以色列的 20 倍,同时享受双重标准,给予他们 00001% 的审查或谴责。 中国、俄罗斯、苏丹、摩洛哥、土耳其等国家的职业也有类似的衡量标准。

    我有 3 个孩子和零只宠物,但是您在这里花费的时间肯定比我多出至少 10 倍。

    顺便说一句,我对鸡奸不感兴趣,事实上我什至反对异性恋。 巴基斯坦人似乎很感兴趣。 警方记事本中的一些项目:
    http://www.emirates247.com/news/emirates/elderly-driver-forces-two-boys-into-sodomy-2010-10-14-1.303845
    迪拜一名60岁巴基斯坦男子强奸两名12岁男孩

    http://www.dailymail.co.uk/indiahome/indianews/article-2119516/Pakistan-Army-officers-Haiti-sodomy-scandal-involving-12-year-old-boy.html

    海地维和部队的两名巴基斯坦军官绑架并鸡奸一名智障 2 岁男孩。

    • 回复: @Talha
  126.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alha

    遇到虐待的美国士兵被告知不要理会它。 一名美国士兵走进一名强奸男孩的阿富汗军官,随后殴打了阿富汗军官的狗屎,被军事法庭审判。 这是因为总统是穆斯林,或者至少是穆斯林的辩护者,并且认为这种做法是一种文化,仅仅是库法尔不可能理解的。

    归根结底,阿富汗人是强奸犯的人,因此他们对这些令人作呕的罪行负有 100% 的责任。 他们将是需要神宽恕的人。 不是我们。

    • 回复: @Talha
  127. Talha 说:
    @Art

    嘿,艺术,

    哇——当我看到这个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和妻子都震惊了。 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

    是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会让他为那次离别镜头付出惨痛的代价。

    和平:

  128. 虚假的旗帜行动包括这些虚假的知识分子来养活 n 种恐怖思想

    我们很高兴 他们失败了

  129. Talha 说:
    @anon

    还是关于鸡奸的话题,嗯?

    遇到虐待的美国士兵被告知不要理会它。

    通过谁? 被谁军事法庭审判?

    实践成为一种文化更多

    答对了! 这是阿富汗部分地区应受谴责的文化规范,与伊斯兰教义相悖。 他们必须决定先放什么; 发生这种冲突时的文化或宗教。 在塔利班选择宗教时,他们似乎在这个问题上站在文化一边。

    归根结底,阿富汗人是强奸犯的人,因此他们对这些令人作呕的罪行负有 100% 的责任。

    再次纠正——他们将被考虑到所有这些行为。

    不是我们。

    当然不是,我们需要宽恕因“协助和教唆”或“成为犯罪的从犯”而在被告席上。

    你有没有被教导总是在别处寻找错误而完全忽视自己的责任? 不要回答这个问题——这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具修辞性。

    和平:

    • 回复: @anon
  130. anon • 免责声明 说:

    鸡奸的事情现在越来越累了(除非你对它有某种特定的执着)——那么你的工作表上的下一步是什么?

    塔尔哈
    请参考您的帖子 #119,您是第一个毫无理由地突然提到鸡奸和伊斯兰传统的人:

    对四人以上目击的公开鸡奸行为处以死刑。

    在此之前,我根本没有提及。 我只是在陈述世界上无数职业的事实,死亡人数成百上千,数以百万计,土地盗窃面积达数十万平方英里。 还有一个事实是基督教殖民者被世界机构强迫放弃他们的非洲殖民地,如南非、罗得西亚、莫桑比克和许多其他地方,而北非的阿拉伯殖民者没有收到这样的要求,即使他们曾经和正在占领。一块更大的土地,并且已经并将继续在该土地上实施暴行和种族清洗,直至种族灭绝。

    • 回复: @Talha
  131. Talha 说:
    @anon

    假定的拉比

    我明白了,所以那些人是“假定的拉比”——所以我能说穆斯林国家鸡奸儿童的人是“假定的穆斯林”吗? 如果没有——为什么不——你刚刚做了。

    混淆的糟糕尝试

    我有时想知道是否有两个人使用同一个“匿名”帐户彼此不说话。 兄弟,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你是迷惑的帕迪沙皇帝——愿你统治长久! 回到这条线索——我们甚至在一个关于“反恐战争”的话题上谈论鸡奸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你介绍了它并且不会放弃它。

    我对鸡奸不感兴趣

    可以愚弄我 - 然后放弃这个话题。

    你的论点甚至连贯; 你是通过对同性恋者的法律惩罚来指责穆斯林仇恨同性恋者,还是说穆斯林是在煽动同性恋自豪的倡导者? 选择你的叙述并坚持下去 - 否则你会被视为机会主义者。

    巴基斯坦人似乎很感兴趣。

    嗯……你真的想去那里吗? 成为以色列的拥护者? 作为记录,在几乎连续 14 个世纪的穆斯林统治之后,你们的人目前负责圣城耶路撒冷……现在在同一块土地上有同性恋骄傲游行,上帝的许多使者的祝福脚踩过:
    http://www.haaretz.com/israel-news/.premium-1.732700

    再说一次,玻璃房……为你们的人工作,我们将为我们的人工作。

    事实是,印度尼西亚是

    ...也是以色列的 90 倍和人口的 32 倍——所以按比例计算,按面积和人均计算,它仍然比以色列犯罪率低——你只需忽略不符合你的数学计算的数字。 我谴责印度尼西亚军队在巴布的残酷存在所流下的无辜者的血——你是否谴责以色列军队在西岸和加沙流下的无辜者的血? 这应该很容易——我不是在谈论武装激进分子,我在谈论无辜的巴勒斯坦妇女、儿童、老人等; 是还是不是? 请不要混淆 - 是或否?

    和平——愿上帝保护和祝福你的三个孩子。

  132. anon • 免责声明 说:
    @Talha

    通过谁? 被谁军事法庭审判?

    由他们在军事上的上级。

    你有没有被教导总是在别处寻找错误而完全忽视自己的责任?

    这是一个明显的伊斯兰特征。 穆斯林会对以色列所做的任何事情挑剔,而完全无视并且不对他们自己更糟糕和更多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 所有这些 结合 将被忽略,以利于对以色列的挑剔:
    印度尼西亚对巴布亚的占领,苏丹对达尔富尔的占领,土耳其对塞浦路斯的占领,土耳其对库尔德斯坦的占领,叙利亚的阿萨德战争罪行,叙利亚的山羊男孩战争罪行,十几个伊斯兰国家将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是一种可判处死刑的罪行、毛里塔尼亚、苏丹、尼日尔、尼日利亚和叙利亚的奴隶制,伊拉克、叙利亚和尼日利亚的基督徒和雅兹德女孩被绑架和奴役,穆斯林每年发动的数以千计的恐怖袭击等等。

    • 回复: @Talha
  133. Talha 说:
    @anon

    兄弟,参考你在 #115 的帖子:

    伊斯兰国家都将同性恋定为非法。 惩罚是执行

    我正在清理那些不连贯的废话的开始。

    而北非的阿拉伯殖民者没有收到这样的要求

    证明在将近 14 个世纪之后土著人民不是阿拉伯人。 然后证明像图阿雷格人、柏柏尔人等早期的土著人实际上认为他们的国家被阿拉伯人占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应该已经有很多人正式向联合国请愿了,现在各方面都已经开始办案了。 你引用证据应该不难。

    和平:

  134. Talha 说:
    @anon

    由他们在军队中的上级

    谁支付和雇用他们? 并给他们执行政策?

    这是一个明显的伊斯兰特征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应该相信这一点。 我最近参加了我的一位老师关于圣训的讲座,讨论的话题; 如何不应该给不值得或背信弃义的人提供领导权。 在整个讲座中,他详细阐述了由于我们任命了不配的领导人而导致穆斯林处于如此可怕的境地,我们的遗憾状态反映了我们自己的错误和我们必须纠正的罪恶。 我们有动力让我们的房子井然有序。

    没有提到非穆斯林及其政策——没有一个。

    有趣的是,在你提到的许多情况下; 穆斯林是肇事者,他们是受害者,而穆斯林也在将穆斯林罪犯绳之以法的战斗中发挥了最大的作用……但显然穆斯林集体应该受到指责。

    就像我提到的那样,我在谴责伊斯兰国、博科圣地甚至穆斯林政府杀害无辜人民的犯罪行为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你会谴责以色列政府在其占领中杀害无辜者吗?

    和平:

当前评论者
说:

发表评论 -


 记得 我的信息为什么?
 电子邮件回复我的评论
$
提交的评论已被许可给 Unz评论 并可以由后者自行决定在其他地方重新发布
在翻译模式下禁用评论
通过RSS订阅此评论主题 通过RSS订阅所有Philip Giraldi的评论
Personal 古典文学
他们在与中东打交道时不应该退缩吗?
华盛顿启用的现代格尔尼卡
在提名候选人之前给候选人施加压力
但是它甚至是朋友吗?
今天的中央情报局是为承包商和官僚服务的,而不是为国家服务的。